三位《宝岛一村》男主做客上剧场“丁乃竺的会客厅”——“冯翊纲们”跟你说那些“戏比命大”的事儿

2008年12月5日,《宝岛一村》 全球首次公演,一眨眼,已是十年后的今天。《宝岛一村》的演员们都称自己为“村民”,十年间,有些“村民”走了又来,有些村民来了又走,但三位“宝岛一村”的男主角——屈中恒、冯翊纲和宋少卿,从未离开。
7月2日,《宝岛一村》 在结束了它的第235场演出后,来到上剧场“丁乃竺的会客厅”,三位男主角带着他们十年的感受和经历,跟铁
杆观众分享“宝岛十年”的故事。

幕后故事之最甜蜜

十年前,三位男主角接到《宝岛一村》的邀约时,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“他乡成故乡”的故事,就这样被三个人演绎了十年。屈中恒扮演和气、乐于助人的北京人老赵,冯翊纲扮演山东人小朱,宋少卿是上海人,飞行员。那时候的演员们都是无条件地出演《宝岛一村》,整出戏的完成需要近30位演员的配合,数量之庞大使得凑齐演员来排练,也成了难事。
于是在排练发展剧本阶段,演员们相互代替角色。不同角色的转换,情感的产生和互动,大家更深刻体会了父辈们对于回不去的家乡深埋心底的那份想念,对于《宝岛一村》的感情也越来越深。戏里的他们在述说这段历史,而戏外的他们对于彼此来说早已成了家人般的存在。
7月2日的互动现场,有观众调皮地问,“夫妇都有七年之痒一说,你们是怎么做到十年不痒的?”屈中恒调皮地回答:“每个人对待感情的态度都不一样,我们‘夫妻’每年只见一次(每年巡演一次),所以就算十年了,感觉还蛮新鲜的。”

幕后故事之最敬业

7月2日的这个夜晚是如此愉快,冯翊纲几乎一直笑着,却讲出了一段一年前惊心动魄的往事,令台下观众感动不已——原来,就是去年此时此地,他与死神擦肩。临上场突发心肌梗塞,而他居然硬扛了三个小时,一直到演完才被送去附近的第六人民医院,当场就开刀装了两个支架。“开刀那天到今天刚好一周年。那天一结束就有人推来轮椅,我说你们剧场好棒啊,居然那么快就有轮椅了,然后他们说对啊,因为这里经常演《暗恋桃花源》,这是江滨柳的轮椅。我自己都觉得,这件事如果不是发生在演出的时候,结果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好,因为《宝岛一村》,让我今天可以还是站在这里。”
冯翊纲是笑着来说这事的,台下的观众可以感受到,在病发那个当下,他是把命排在了戏的后面——一个演员敬业至此,实在是让人尊敬。

幕后故事之最惊险

十年里,《宝岛一村》 到过很多国家很多城市,还在室外演出过,最多的一次有25000人同时观看。一开始,最大的挑战就是准备包子。其实赖声川导演第一次说演出结束要送包子,太太兼制作人丁乃竺就觉得要昏倒,“这么多包子,怎么弄啊!”于是,演出的第一年只好送冰冻包子,后来终于排除万难,现在《宝岛一村》每一场演完给观众带回家的都是热包子,这次在上海的第235场演出也不例外。
对演员来说,这个戏最大的挑战是巨大的台词量和频繁的换装,一旦出错就会在台上度日如年。十年了,忘词的事情总难免,比如三位男主角在大树下侃大山那场戏,有一次屈中恒就忘词了,本应该说,“你们有没有看今天的报纸……”而这句谁说都不合适。于是宋少卿机智地临时加词,问屈中恒,“你家里有没有订报纸?”这一提醒,屈中恒马上心领神会说出,“你们有没有看今天的报纸……”
由于故事的时间跨度有几十年,无数春夏秋冬,演员在后台最忙的事情莫过于换装了。有一次又是屈中恒,明明已经冬天了,他居然直接穿着夏天的短袖上台。台上众人一看知道不对,但都只好假装没看见,继续演下去,屈中恒自己也觉得,那就假装不知道吧,演完这场再说。结果演他太太的朗祖筠上来就是一句,“哎你不冷啊”,就这一句话,说得屈中恒从此再也没有穿错过衣服。

幕后故事之最温情

《宝岛一村》演了十年,温情的幕后故事无数。而2018年这个夏天在上海的演出,则因为一个上海观众,又添了一个感人的温情故事。7月2日的会客厅当晚,有一位旅居英国的观众告诉三位男主角,自己为了《宝岛一村》 等了整整十年,一直到今年的这第235场才看到。
因为常年旅居英国,而《宝岛一村》虽然去过很多国家,但从来没有去过英国。因此直到今年回国,这位观众一听说在上海演就立刻买了票,看完意犹未尽,听说7月2日有“丁乃竺的会客厅”,三位主演都来,又匆匆赶到现场。因为知道得晚,“会客厅”的门票已经没有了,她又不甘心离开,于是和工作人员商量,在场外足足等了一个小时,等到所有的观众都入场了,里面还有空位,便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进来,也有机会把这个温情的故事告诉大家。
采访结束,三位男主角表示,《宝岛一村》 是导演赖声川和剧本王伟忠给大家讲的一个大时代的故事,不只是讲眷村、讲乡愁,更是讲普通人的悲欢离合。所以,相信即使再讲十年,观众也不会厌倦,而他们只要还能上台,也会继续用尽全力,把这个好戏演下去。

来源:新闻晨报       作者:邱俪华


    ©Copyright2015-2018
    沪ICP备15038853号-1